国产精品v亚洲精品色欲|色婷婷婷亚洲综合丁香五月|久久99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九九九九热精品热线免费视频|

    <form id="flbxz"></form>

    <address id="flbxz"></address>

    <form id="flbxz"></form>

        <form id="flbxz"><nobr id="flbxz"><nobr id="flbxz"></nobr></nobr></form>

                <form id="flbxz"></form>

                  
                  <form id="flbxz"></form>

                  返回首頁

                  有名“畢派”創始人畢春芳先生的人生經歷是怎樣的?

                  來源:www.new2youautosales.com???時間:2022-07-10 01:24???點擊:657??編輯:倪固???手機版

                  畢春芳先生,有名越劇表演藝術家、越劇名家、大師、越劇畢派藝術創始人,創立了越劇小生流派畢派。

                  2016年8月14號上午去世,終年90歲。8月18號的下午2點,畢春芳先生的遺體告別儀式在上海龍華殯儀館舉行,各界人士以及戲迷近千人前來送行,其弟子說,先生好瘦好瘦,和自己之前上個月才跟她見過面完全是兩個樣子,很是心痛。戲迷們說到那兒要換三輛車、三輛地鐵,挽聯寫著,凡間人生雖一世,越壇春芳傳百代。而在此前上個月,她還亮相舞臺,臨終仍牽掛越劇教學。談及往夕,其老友,當時年88歲的有名越劇演員鄭采君老師數度落淚,兩有著70年的友誼,為70年的好友,基本上沒斷過,她說畢春芳她還有一個好的地方,就是與世無爭,不爭名不爭利,一輩子就是這樣。

                  和畢春芳先生打過交道的人,總會對她的憨厚、樸實印象頗深。然而,很少有人知道,童年的她卻是一個性格倔犟的孩子。也正是這份倔犟,讓她走上了為之奉獻一生的越劇之路。

                  誠然,畢春芳在童年時,從小性格比較堅強,因為她家里比較清貧。一個原因,她總想早點讓自己出來,要去自力更生,要去自己找工作,早點找工作,減輕她父母的負擔,另外,她小時候也比較喜歡聽越劇的,只是越劇當時只有無線電,她們家擁有不起的,她在鄰居那里聽聽、聽聽,久而久之,她也就愛上這個越劇了。也到小地方去看看戲,就喜歡了。正巧,在他們弄堂門口貼了一張廣告,要招生,就是女子文戲,紹興女子文戲要招學員,那么她就要去學戲,當然,她要想去學戲,家里雖然清貧,當時學藝家長總是反對的,認為工作現在講起來不是很高級,但她自己,至于別的工作找不到,但這個她可以考取進去,那么她一定要去,吵、哭、鬧。那么父母沒辦法了,只好同意陪她去考,一考就考取,師傅看中她把她收下了。去了以后,確實是相當苦的,進去的時候有四五十個師姐妹,結果有很多人她們都吃不了苦,中途逃走的也有。第二天又少了兩個,第三天又少兩個,但是她就抱定宗旨,她就不走。她就是再苦也要熬下去,是她自己選擇的,回去的話坍臺,那自己就一定要學下去。

                  既然是自己選擇的道路就應該義無反顧地走下去,進了科班的小春芳跟著師傅開始了三年漫長的學藝生涯,憑著一點小聰明,她獲得了更多的機會,然而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舞臺表演容不得半點的疏忽,說起當年第一次登臺時所鬧出的洋相,讓她記憶猶新。

                  小科班有“串紅臺”的,學藝六個月以后就去“串紅臺”了,在“串紅臺”當中她覺得她有一件事她曾經一直常常想到,也是很好玩的,那時“串紅臺時”,她記得她們進科班總是先學骨子傳統老戲,她是學《盤夫索夫》中《盤夫》曾榮,她是演曾榮的,第一次登臺,就是曾榮上場,曾榮上場有兩句上臺引子、四句坐臺白口,過去老戲都是這個樣子的。那么一上去,兩句講好,例如“一顆明珠土內藏,未知何日放豪光,然后小生轉身,坐下后要講四句坐臺白,坐臺白,她一坐下來,看看下面人這么多,第一次看到,思想開小差了,四句出場白全都忘了,那怎么辦,那么她,他們說她是小聰明,她四句坐場白就不講了,馬上“小生曾榮”上去了,雖然這樣下來了,結果她們師傅一到后臺是氣死了,要讓她吃生活了,他就是說,你闖了這么大的禍,好像這么不認真,要她跪唐明皇,她沒辦法只好跪,她們從前后臺有唐明皇像,每個后臺、老式的,都有唐明皇,若是有差錯,就要跪唐明皇,唐明皇跪好還不夠,她們師傅還拿著鞭子打她屁股,打了以后,但是她脾氣犟是很犟的,打了以后,她本來想,不高興爬起來,他又要打了,她想再打不行了,自己就爬起來了,他叫她起來,她不起來,他很犟的,她想自己第一次難得錯錯,有什么要緊呢,其實不可以的,當時覺得師傅對自己這么嚴格,后來逐漸自己年歲增長后,她覺得師傅對她嚴格是有好處的。以后她就提高警惕了,吃一塹、長一智,她就在臺上不開小差了,臺上演戲她就很認真的。她也深深體會到,總是“嚴是愛,寬是害”,老師對她嚴格,對自己有好處,以后她就認真,臺上不敢開小差,也不敢唱錯戲。

                  俗話說吃一塹、長一智,自從舞臺老人給了她這個下馬威后,嚴謹認真、謙虛好學成為了畢春芳表演藝術上的準則。為了早日實現在藝術上更上一層樓的理想,畢春芳甘愿從小型劇團的主演轉變為大劇團的二肩小生,在東山劇團工作的那段歲月里,成為了她的轉折點。當時在中央文化部部長夏衍的聯絡中,請她們劇團到中南海演出,有一天晚上全團同志被接進去演出,那天晚上她是終身難忘的,所有中央領導幾乎都來看戲了,那時是毛主席、劉少奇、朱德、周總理,總歸所有當時的領導都來看戲,看戲看好以后,特別是周總理對她們特別關心,他特別到后臺來來鼓勵大家、勉勵大家、關心大家,而且還叫他手下的警衛員送來兩大筐水果,給他們演職人員吃,夜戲后后還請她們全體同志在西山吃好夜宵,送她們回到宿舍,這一夜大家回到宿舍里都激動地不得了,都一夜到天亮,包括她也是,是一夜難眠,通過這次中南海演出,對她而言,她覺得是翻身感特別強,因為她自己所看到的,舊社會里對戲曲藝人是被人歧視的,沒想到到新社會里,進中南海演出,中央首長對他們這樣的愛護及關心,更加促使她要為越劇事業奮努力奮斗到底。她曾自言情愿為越劇事業奉獻終身,一定要好好地做出點成績來。

                  對理想的不懈追求,對信念的持之以恒,是她一輩子所堅持的人生態度。在幾十年的舞臺生涯中,她不斷地集眾家之所長,以豐富自己。在唱腔上,她不但吸收了范瑞娟范派藝術和尹桂芳尹派藝術的精華,更兼備了徐玉蘭徐派藝術的特色,終于,以柔帶剛,吐字清晰見長的畢派藝術形成了,同時也是實現了當年為越劇努力奮斗到底的宿愿。

                  據有關方面統計,越劇演員也是個長壽職業。因為演員長年沉浸在優美抒情的越調中,心情愉悅人健康。不知此說法是否準確全面,但越劇老演員健康長壽的倒還真不少。

                  著名畢派唱腔創始人,著名越劇演員畢春芳生于1927年,逝世于2016年8月14日,享年90歲,也可謂長壽了。因此畢春芳的兒子曾說:“我母親的一生是圓滿的,她帶給觀眾那么多快樂。我父親也說,悲傷的同時,慶祝母親一生的圓滿一一人生一世,春芳百代?!?/p>

                  畢春芳出生于上海虹口一戶貧民家庭,全家四口靠當海員的父親微薄工資度日。為盡快減輕家庭負擔,畢春芳十二歲那年就進了科班學藝。

                  畢春芳從小愛好戲曲藝術,特別喜歡越劇。有一年春節,母親帶她去看了馬樟花的《仕林祭塔》,留下很深印象,從此就渴望成為一名越劇演員。所以進了科班以后,畢春芳開始很興奮,以為只要認真跟著師傅學就可以了。誰知,名義上是拜了師,實際上師傅并不真正傳藝,全仗個人暗暗看、偷偷學。畢春芳很快明白這一點,就偷看偷學,死記硬背,勤奮練習,從不叫一聲苦,六個多月便學會了許多賦子,開始“串紅臺”了。不久,畢春芳就唱主角,跟著劇團走南闖北,到杭嘉湖一帶演出。

                  三年滿師之后,畢春芳先后與徐天紅、王文娟、李慧琴等演員合作,但都不穩定,直到1945年之后,進了雪聲劇團與袁雪芬合作,后來又進東山越藝社與范端娟、傅全香合作才穩定下來,從此畢春芳的藝術進入到一個快速成長的通道。

                  當然畢春芳本身就具備一名越劇小生的優越條件。身材適中,扮相俊美,嗓音清脆而富有彈性,表演松馳自然,飄逸瀟灑。因此在與袁雪芬、范瑞娟這些“名師”合作之后,開始懂得什么是真正的藝術,技藝飛長,并為日后形成自己的表演風格打下了扎實的基礎。

                  1950年,畢春芳進入合作越劇團與戚雅仙搭檔,挑起頭肩小生的重任。演出機會多了,扮演的角色也多了,更感到需要吸收新的東西來充實自己。于是,畢春芳悉心研究尹桂芳和范瑞娟等人的唱腔特點,并巧妙地融化在自己的唱腔中,最終得到觀眾認可,形成了運腔圓潤,咬字清晰,唱法多變,旋律新穎的畢派唱腔。

                  她與著名演員戚雅仙長期合作,配合默契,珠聯璧合,演出了《王老虎搶親》、《玉堂春》、《白蛇傳》、《血手印》、《林沖》、《紅色醫生》、《賣油郎》等許多膾炙人口的越劇大戲,至今仍是越劇觀眾心中的“經典”。兩人也因此成為合作越劇團的“金字招牌”,成為越劇史上的佳話。

                  晚年的畢春芳仍然開朗幽默,注重畢派藝術傳承,因而學生眾多,桃李滿天下。

                  畢春芳的家庭生活也很美滿,丈夫是毛巾廠工會文化干部,是畢春芳的幕后“賢內助”。年輕時就對畢春芳一見鐘情,且終身不渝。難怪畢春芳的兒子說他母親的一生是圓滿的一生,并遵從母親遺愿,遺像除了傳統的白花,還特地掛了紅花,送母親笑著離開。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form id="flbxz"></form>

                    <address id="flbxz"></address>

                    <form id="flbxz"></form>

                        <form id="flbxz"><nobr id="flbxz"><nobr id="flbxz"></nobr></nobr></form>

                                <form id="flbxz"></form>

                                  
                                  <form id="flbxz"></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