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lbxz"></form>

    <address id="flbxz"></address>

    <form id="flbxz"></form>

        <form id="flbxz"><nobr id="flbxz"><nobr id="flbxz"></nobr></nobr></form>

                <form id="flbxz"></form>

                  
                  <form id="flbxz"></form>

                  返回首頁

                  一生骨肉最清高,早入黃門姓名標。待看看將三十六,藍袍脫去換紅袍...這話怎么解??

                  來源:www.new2youautosales.com???時間:2021-11-29 20:03???點擊:321??編輯:嵇民???手機版

                  一身骨肉最清高,早入簧門姓氏標。
                    待到年將三十六,藍衫脫去換紅袍。
                    注解:此命為人品性剛直,做事公開有才能,不肯休息,六親兄弟不得力,祖業無靠,白手成家立業,末運多駁雜,不能聚財,好一雙抓錢手,沒有一個賺錢斗,此命蜘蛛結網,朝圓夜不圓,做幾番敗幾番,只能穩步成家計,誰知又被狂風吹,初限二十三四,猶如明月被云侵,三十外來恰是日頭又重開,終交末運方為貴,漸漸榮昌盛。

                  方姥是不是川島芳子最有力的證據

                  種種跡象表明兩個人有著太多驚人的相似點,我認為是:看來川島芳子太狡猾了,這不像是炒作!具體報道奉上,請參考!
                    隱居村落

                    “方姥”在長春新立城的房子早已被拆遷?!叭g平房,‘方姥’住在一間里,另外兩間放東西?!睆堚曈洃洩q新。

                    張鈺的母親段續擎對“方姥”的印象并不太深,“我和爸爸偶爾去看看方姨,爸爸說方姨是我們家親戚?!倍卫m擎拿著川島芳子的照片努力回憶,“方姨皮膚松一些,眼袋有點明顯,比照片老些……”方姨1978年去世,至今已有30多年。

                    “我看就是川島芳子……”段續擎不時喃喃自語。她還記得方姨的奇怪舉動:“方姨和父親有時說日語,方姨喜歡跳舞,從來不照相,不留字跡,沒事的時候,方姨教她唱過日本歌?!?br>
                    但張鈺出生在方姨家,方姨很喜歡她,每年夏天,張鈺就會住在方姨家,和她生活幾個月,秋天來臨,方姨又會離開家,直到次年6月再回。方姨對外稱“方老太太”、“方居士”。夏季住在新立城,常去長春般若寺;冬季則去浙江省國清寺避寒。方姨深居簡出,燒香念佛?!八诩依镆话闱闆r下自己做飯吃。她干凈利索,屋里擺設也很講究,有個兩開門的衣柜,柜上有個座鐘,一部老式收音機和一個插花瓶。喝茶的小碗有蓋。屋地上有張八仙桌,炕上有吃飯用的炕桌。米、面、油等生活用品都是姥爺段連祥定期送來?!?br>
                    “新立城是農村,當年戶籍管理不嚴格,‘方姥’隱姓埋名,深居簡出,除房東逯家以外,與農戶基本不來往?!睆堚曊f。

                    種種巧合

                    在張鈺的記憶中,“方姥”左胸上方有塊傷疤?!拔以诮o她擦汗時看見的,另外,在晚上睡覺前,‘方姥’經常讓我給她捶背,感覺她的脊椎有問題?!?br>
                    “根據我們掌握的資料,川島芳子歷史上確實受過槍傷,子彈射進了她的左胸,同時,川島芳子在日本上學時就喜歡騎馬,從馬背上摔下來的次數很多,時間久了,就患上了外傷性脊椎炎?!蓖鯌c祥列舉“方姥”和川島芳子的共通點,他認為,胸部槍傷疤痕和脊椎炎癥,是“方姥”與川島芳子身體相同特征的第一個巧合。

                    “方姥”會畫畫,被王慶祥看做第二個巧合。段續擎親眼見過“方姨”畫山水和仕女。張鈺則回憶,“稍稍長大些,‘方姥’又教我畫日本‘浮世繪’的畫,比照一本日本掛歷,畫日本仕女?!?br>
                    張鈺的手中至今還保留著“方姥”為兒時的她畫的肖像畫。一幅是張鈺5歲時,“方姥”用紙拓的小張鈺側面肖像畫。另一幅是張鈺8歲那年,“方姥”用炭鉛條為小張鈺畫的正面肖像畫?!拔覀冊趯ⅰ嚼选c川島芳子的繪畫進行比對時發現,川島芳子在16歲時,曾畫有一幅表現日本少女孤獨背影的速寫肖像畫,畫功相當好,與‘方姥’所畫小張鈺兩幅肖像風格及功底基本相同?!蓖鯌c祥說。

                    上世紀70年代,一個夏天的晚上,新立城家中只有“方姥”和張鈺?!胺嚼延衷诼牫?,她告訴我是馬連良的?!?br>
                    “姥姥,您認識這位馬連良嗎?”聽到張鈺的話,“方姥”突然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片刻,她低沉地說:“說起馬先生話就長了,每聽到馬先生的唱腔,我這心里總是酸酸的。等你長大了,如果有一天能見到馬先生,請代我說一句‘對不起’?!?br>
                    “我們在史料中也得知,川島芳子在上世紀40年代初,因失勢回到北平后,為了生計,曾勒索過馬連良等藝人?!蓖鯌c祥推斷,事隔30年后,每當聽到馬連良的唱腔,仍能勾起愧疚之感,也是“方姥”不同尋常的特征。

                    “方姥”的舞癮和武功

                    “‘方姥’家的院子里,有一塊半米來高的大石頭,上面是平的,有時,‘方姥’就讓我站到石頭上,帶著我圍著大石頭轉圈跳交際舞。有時在屋里,她也讓我站在炕沿上,她架著我的胳膊,順著炕沿來回走舞步?!?0世紀30年代初,川島芳子曾來到上海,以舞女身份“亮相”。在“十里洋場”大上海,川島芳子以輕盈柔曼、嫻熟玲瓏的舞姿出入于各個甲等舞廳,比職業舞女更像舞女。

                    “方姥”的武功同樣了得。張鈺聽母親講過:1966年于叔(于景泰)死后,“方姥”很悲痛,一天晚上,她母親段續擎陪“方姥”去新立城水庫釣魚。在水庫邊上,“方姥”沒有心情釣魚,卻爬到水庫邊的樹上,兩腿鉤在樹干上,“方姥”張開兩臂,向她母親段續擎招手,示意撿石子遞給她,接過石子,“方姥”一塊塊拋向映在水中的月亮?!耙粋€年已60歲的老婦人,還有這樣的興致和身手?”當時,段續擎也感到驚奇。

                    1978年的冬天,由于身體虛弱,“方姥”已無力再去千里之外的國清寺過冬,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正月十五傍晚,“方姥”正在屋里聽李香蘭的唱片,讓張鈺給她買一包她常抽的“蝶花”煙,回到院子里,張鈺驚呆了:“‘方姥’拄著教棍,背靠著八仙桌子,站在地上一動不動,兩只眼睛直視著靠墻的佛像……供桌上香頭還在冒著縷縷的煙霧?!?br>
                    在“方姥”身旁,唱機還一圈圈地空轉著。張鈺覺得不對勁兒,快步上前抱住了“方姥”,此時的“方姥”臉還有些微熱,任憑張鈺大聲喊著“姥姥!姥姥!”人已經不能說話了。

                    “方姥”臨終前對張鈺一家人說過:“我死后不要奏哀樂,可以給我播放李香蘭的唱片《蘇州之夜》?!?br>
                    “方姥”死后,秀竹趕來,將她的骨灰送到國清寺保存。

                    “密碼箱”

                    姥爺托付張鈺的密碼箱,成了打開謎團的線索。一幅表現日本女人洗澡的畫,是“方姥”在張鈺出生前親手畫的。

                    日本學者野崎晃市先生,介入了“川島芳子生死之謎”的考證?!霸摦嬙从谌毡?,一幅日本‘浮世繪’,但‘方姥’略有改動?!币捌橄壬f,原畫屏風上的人物是日本武士,而“方姥”改畫成清朝的官員,“可能表現大清‘八旗’制度和生父肅親王的寓意?!睆漠嬛?,野崎先生等考證學者們竟找到了“川島芳子”四個字,“穿過屏風的人是‘川’,倒地的仕女是‘島’,畫中落款‘一簾齋’是‘一連災’的諧音,‘芳畿畫’是‘芳子畫’的諧音,畫中還特別畫有兩個小男孩,顯然內藏‘子’字。如此把畫面上內藏的四個字合在一起,正是‘川島芳子’?!?br>
                    段連祥臨終前指著一只“方姥”生前非常喜愛的“坐獅”鄭重交代,“‘方姥’生前說,將來如有機會,請將此信物轉交給她的秘書小方八郎,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弊{不大,外包深藍、墨綠、紫紅、黑黃等多種顏色硅質晶片?!斑@東西以前就放在‘方姥’的柜子上,她特別喜歡,總擦它?!背踅坏綇堚暿种袝r,坐獅的底部是密封的。

                    2008年11月16日,王慶祥、吉林省法學會理事李剛等考證專家把玩著坐獅,陽光下,透過磨損縫隙處隱約可以看到里面有類似報紙的填充物,是否還有其他的隱秘?經野崎先生考證后證實,小方八郎已于2000年去世。在這種情況下,張鈺及專家們決定——打開坐獅底部的火漆封底。

                    11月16日中午11時30分,李剛辦公室,李剛找來小刀和錐子,在桌子上墊好報紙,開始輕輕地撬動坐獅的封底。漸漸地,坐獅底部露出了直徑寸許的窟窿。李剛先從里面拽出兩團舊報紙。

                    “那時候,姥爺好像正在天津看朋友,火漆的技術只有大城市的古董店才有,長春沒地方封,姥爺特意帶著坐獅去天津封底的?!睆堚暯忉?。

                    接著,驚人的一幕終于出現了,一個小紙卷從坐獅“肚”里掉出來,打開一看,紙條上寫著16個毛筆篆字。經專家鑒定,紙條上的字為:“芳魂西去,至未歸來,含悲九泉,古今奇才”。

                    “小方八郎曾是川島芳子的秘書,對她非常忠誠,30年后,川島芳子仍念念不忘小方八郎,并要將坐獅為信物送給小方八郎,告訴他,川島芳子已經去世?!蓖鯌c祥說,看到這個物證,他對“方姥”就是川島芳子的推斷更確定了一些。

                    謎團待解

                    2009年3月,由張鈺、王慶祥、李剛等人組成的“川島芳子生死之謎新證”課題團隊應日本朝日電視臺之約去往日本,試圖尋找更多的答案。

                    在松本市見到“淺間溫泉”字樣,張鈺忽然想起“方姥”給她講過“淺間溫泉”,還講過京都的清水寺的情景。松本市有一段老城墻,張鈺說,“方姥”教她畫過一個城樓,說著,幾分鐘就畫好了一個城樓圖樣,竟與眼前出現的松本城城樓相差無幾。

                    課題組一行帶上了“方姥”的遺物,他們此行的目的是想通過科學手段考證“方姥”與川島芳子之間的關系。臨行前,王慶祥等人前往國清寺,拿到了“方姥”的骨灰,并且此前也已經找到與川島芳子同父同母的肅親王第二十一子憲東的四根發絲,無奈,骨灰中已無法提取DNA。川島芳子的指紋已經找到,“1922年肅親王去世時,王府眾兄妹因第二子憲德花用了大量肅親王為復辟事業積存的錢而簽名畫押表示憤怒,其中也有川島芳子的簽名和手印,可用于指紋鑒定?!钡?,“方姥”的指紋卻無處可尋?!啊嚼选貏e小心,看書都是用把小鑷子翻頁?!狈解曈浀?。而其他遺物上早已摻雜了別人的指紋,無法提取。指紋鑒定失敗。

                    “‘方姥’從來不照相,找到其他證據很難?!薄胺嚼选笔欠袷谴◢u芳子還是個未知數,但張鈺說,她會繼續探尋,希望有一天真相大白。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国产精品v亚洲精品色欲|色婷婷婷亚洲综合丁香五月|久久99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九九九九热精品热线免费视频|

                    <form id="flbxz"></form>

                    <address id="flbxz"></address>

                    <form id="flbxz"></form>

                        <form id="flbxz"><nobr id="flbxz"><nobr id="flbxz"></nobr></nobr></form>

                                <form id="flbxz"></form>

                                  
                                  <form id="flbxz"></form>